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母子的禁忌爱恋】(堕)(第三卷)(83)【作者:druid12345】
【母子的禁忌爱恋】(堕)(第三卷)(83)【作者:druid12345】
字数:389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八十三章、三人行(上)

  原来……这就是死亡的感觉么?源太感觉自己似乎漂浮了起来。

  那就是我的尸体吧……怎么还没有天使或者死神带我走啊……我是要做孤魂野鬼了么……看着自己下方那一团紫色的人形气体,源太哀伤地想着。

  突然,源太看到另一团紫色的人形气体飘到了自己的尸体边上,伸出一只手轻轻地抚摸着自己尸体的脸庞。

  「源太啊,你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啊……」一个哀伤幽怨的声音传来。
  醒不过来了……我已经死了……我的灵魂已经离开躯体了……现在她们得偿所愿了呢……哈哈哈哈……源太充满恶意的想着。

  「源太……你快醒过来啊……只要你能醒过来,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那个哀伤幽怨的声音居然哭了起来。

  如此的温柔,是丽奈大人呢……呵呵呵……她总是这样,在狠狠地折磨完我之后,又会温柔地抚慰我……可惜,现在的我感受不到了呢……源太感到很遗憾。
  那两团紫色的人形气体此时居然合二为一了,似乎是丽奈抱住了源太的尸体。
  「源太……源太……你醒过来啊……你快醒过来啊……你要是走了……妈妈就和你一起走……」一股哀伤到极致的情绪渗入了源太的意识深处,让他的灵魂都感觉到一阵刺痛。

  源太开始回想起他和丽奈的种种……初见时的惊艳、熟悉后的迷恋、三年的压抑隐忍、醉酒之夜的完美圈套、地下室的监禁调教、滨海市的奇谋诡计、决斗场上的争锋、最后时刻的弃权……丽奈大人虽然喜欢玩弄我,折磨我,但是……在她艳丽勾魂的外表、凶淫嗜虐的天性和缜密狡猾的头脑之下,隐藏着一颗温暖活泼的灵魂呢……这样的丽奈大人,让我恨不起来呢……从感情上来说,身为继母的丽奈大人却比纯子大人更让我亲近呢……

  丽奈大人,对不起……源太不能再接受你的调教了……源太想哭,但灵魂是没有眼泪的。

  「源太!源太!妈妈是不是压到你了!怎么咳嗽地这么厉害!」那个哀伤幽怨的声音又传进了源太的脑子里。

  哎……压到就压到吧……反正都已经是一具尸体了……咳嗽就咳……诶……不对啊……我不是死了么?死人还会咳嗽吗?源太有些疑惑地想着。

  咳嗽……会咳嗽……我没死!我没死!哈哈哈!我没死!那我现在……算是怎么回事?做梦吗?这到底怎么回事?源太有些慌乱了,他突然感觉自己在坠落,一下落进了那团紫色的人形气体里……

  源太猛地睁开眼,一阵强烈的闷痛感从肺部和咽喉传来,他忍不住用力的咳嗽起来,狠狠地咳了一阵之后,又艰难地喘息起来。

  我还没死!我还活着!一阵狂喜涌上了源太的心头,他感受着自己的身体,有疼痛,有疲惫,有憋闷,各种感觉清晰无比!自己真的没有死!真的还活着!
  一只戴着黑色丝质手套的玉手拿着一块柔软的白布轻轻地擦拭着源太的嘴角,另一只玉手轻柔地按摩着源太的胸口。源太心中泛起一阵温暖,丽奈大人还是在乎我的!

  源太扭过头,一张清丽哀伤的俏脸出现在他的眼中,源太愣住了。在他床前哭的梨花带雨的居然是纯子!不是丽奈!

  随着源太的眼神从喜悦逐渐变得冰冷,纯子眼中的光芒也逐渐暗淡了下去,她开始有些害怕了,源太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眼神!从前源太看她的眼神里有敬畏,有依恋,有渴望,但今天源太的眼神里只有一种感情,那就是冰冷,如同万年不化的雪山一般。

  源太挣扎着从床上下来,跪在了纯子的面前,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响头,用浑浊的嗓音说道:「见过纯子大人!」

  屋子里陷入了寂静,端坐着的纯子和匍匐在地板上的源太都一动不动,如同雕塑一般。纯子设想过许多种源太醒来时的场景,他可能会哭喊,会骂她,甚至会打她,但她没有想到源太的反应居然会是这样。

  「源太……回来躺着吧,地上凉……」纯子幽幽的声音打破了尴尬的沉默。
  「秉纯子大人,源太已经死了,我现在只是一只专门侍奉您的狗而已,请纯子大人叫我小贱狗吧!」源太浑浊的声音并不大,但却如同利剑一样刺穿了纯子的心脏。

  「源太,你不要这样……」纯子的眼眶再一次红了,「我是你的妈妈啊……」
  「秉纯子大人,您说过,源太的妈妈已经死了,源太已经跟着他的妈妈一起走了,以后就由小贱狗来侍奉您吧!」源太的声音依然很平静,平静地不带一丝感情。纯子小声地抽泣了起来,源太依然匍匐在地板上,看都不看。

  「我知道……你心里怨我……可是,妈妈也是迫不得已啊……如果不补上你的短板,我们在下周的比赛里是很难坚持到最后的!你知道输了比赛你会是什么下场吗?你会死的!」纯子强行压抑住了内心的悲痛,有些激动地说着。

  「我已经死过一次了。」源太抬起了头,冰冷的目光如同利剑一般刺穿了纯子。纯子再也压抑不住了,她把那块白布捂在了眼睛上,痛苦的泪水如同泉涌一样。源太静静地看着纯子哭泣,他的心中微微一痛,但很快又归于平静。

  这时,门开了,丽奈穿着一身黑色丝质睡衣,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
  「源太!你醒了呀!」丽奈惊喜地大叫,她赶紧把托盘放下,蹲下来一把搂住了源太的头,一对傲人的双峰挤住了源太的脸。源太本能地想要从丽奈的怀抱中挣脱出来,但是香软温暖的双乳却让他迟迟不愿离开,最终还是沦陷在了丽奈的大胸之中。

  「你没事太好了!吓死我了!你已经昏迷了二十多个小时了!」丽奈激动地说着,把源太搂的更紧了,源太的脸已经彻底埋进了双峰之中。

  「纯子姐姐,你怎么了?」丽奈发现了纯子的异样,放开了源太,站了起来。
  「我没事……」纯子擦干了眼中的泪水,强自镇定下来。丽奈看了看跪在地上的源太,又看了看佯装平静的纯子,已经猜到了问题的所在。丽奈走到纯子的身边,俯身在她耳边说道:「纯子姐姐~ 你先出去一下~ 我有办法~ 」
  纯子沉吟了一会儿,站起身来,沉默地走了出去。

  「恭送纯子大人!」源太又恭敬地磕了三个响头。屋里只剩下了丽奈和源太,空气又安静了下来。

  「源太~ 不要跪着了~ 站起来吧~ 」丽奈温柔地说道,源太抬起头看了丽奈
一眼,迟疑了一下,还是没有站起来。丽奈双手抱在胸前,盯着源太,观察着他的反应。

  「哎……你还在怨我们,是不是?」丽奈叹了口气,幽幽地说道。

  「不敢。」源太平静地回答道。

  「要怎么样,你才肯原谅我们呢?」丽奈走到了源太面前,蹲了下来,轻轻地捧住了源太的脸。看着丽奈那双满含忧伤的桃花眼,源太的心不由得动了一下,眼中的冰雪也开始消融。源太对丽奈的怨恨没有那么强烈,他知道,这个地狱球绝不是丽奈的主意……

  源太把眼睛看向了地面,他不敢再看那双美丽的大眼睛,再这么对视下去,他一定会忍不住原谅她的!虽然地狱球不是丽奈的主意,但是自己所遭受的那些痛苦,她也是有份的!源太无法说服自己轻易地原谅她……

  「源太,我知道你怨我们下手太狠……但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啊,输掉了比赛,后果会很严重的!」丽奈再一次抱住了源太的头,泪水落在了源太的头顶上。
  「呵呵呵……比赛……比赛……你们心里只有比赛!你们这样对我,和圣女又有什么区别呢?两边都是地狱,对我来说都一样!」源太心头压抑的怒火终于爆发了出来,他一下挣脱了丽奈的双臂,恶狠狠地说着。

  「给我跪好!」丽奈有些愤怒了,她无法接受源太这样的顶撞。

  「呵呵呵呵~ 惩罚我吧!丽奈大人!反正我只是你们的玩具而已!哈哈哈!哈哈哈哈!」源太低声冷笑着,目光中带着悲愤和疯狂。丽奈缓缓地站了,一张俏脸沉了下来,眼中射出了凶淫的光芒,逐渐压住了源太的狂躁。

  「呵呵呵~ 你说的对~ 你本来就是我们的玩具!我们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丽奈走到了源太背后,用一双玉手揉捏着源太的脸蛋,轻佻地说着。

  「但是……你也是我的儿子,妈妈不会让别人伤害你,更不会让别人夺走你!你明白吗?」丽奈的声音突然变得哀伤,她跪了下来,从后面抱住了源太,用滑嫩的下巴轻轻蹭着源太的头。

  「妈妈爱你……」丽奈在源太的耳边轻声地说着。这四个字一下击溃了源太的心防,他的身体微微颤抖着,眼泪很不听话地涌了出来。

  「可是……可是……你们好残忍!我感觉不到你们的爱!」源太一边哭一边喃喃地说着。

  「蠢货!大仁不仁!」纯子那冷冷的声音突然在源太心中响起。

  「你是我的儿子!我宁愿你死在冲锋的路上,也不愿你被当成奶牛榨干所有的生命精华!你也是我的奴隶!我宁愿你死在我手里,也不会让你被别人夺走!」纯子推开了门,冷冷地说着。屋子里又陷入了一片死寂,严肃的纯子、沉默的源太和哀伤的丽奈,构成了一副奇诡的画面。

  「源太,你不要怨纯子……她已经三天三夜没合眼了……你知道吗?其实……她很担心你的……」丽奈轻声说着,打破了僵持的局面。不断滴下的眼泪,一点一点地带走了源太心中的怨恨和愤怒,三人之间无形的墙壁也逐渐在消融。
  「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替你承受这一切……如果你死了,我也不会独活的!」纯子冰冷的声音在源太心中响起。

  源太抬起头,看着纯子,他能感觉到,纯子的气场依然如同冰山一般,但是在冰山的内部却翻腾着炙热的岩浆。

  「妈妈……」源太轻柔到几不可闻的话语直接击碎了那座冰山,火红的岩浆奔涌而出,纯子一下子扑到了源太的身上,泪如泉涌。

  纯子和丽奈一前一后,紧紧地把源太夹在中间,三人同时抽泣着,源太感到,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他的心中碎裂了。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